《天命为凰:女帝倾天下\/天命为凰:女帝倾天下》苏折,沈娴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天命为凰:女帝倾天下\/天命为凰:女帝倾天下

小说:其他小说

作者:千苒君笑

简介:沈娴穿越成了一个傻子,被赶出家门、毁去容貌不说,肚子里还揣了个崽!丈夫另娶新欢当日,她登门贺喜,狂打新妾脸,震慑八方客
没想到新妾处处跟她飙演技——弱鸡,就凭你?也配给自己加戏?渣男还想虐身又虐心——抱歉,从今往后,我沈娴你高攀不起,纵使有一天你跪下来,我也会把你踩在脚底
还有那谁谁谁,别拦着我找第二春,谢谢

角色:苏折,沈娴

天命为凰:女帝倾天下\/天命为凰:女帝倾天下

《天命为凰:女帝倾天下\/天命为凰:女帝倾天下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001章 受辱而死

沈娴是个傻子,可她却倚傻卖傻嫁给了大楚所有女子的梦中情人,大将军秦如凉。

成亲那天,京城里下着雪,秦如凉身着吉服,身长玉立,看着沈娴的眼神带着冻人三尺的厌恶,“我这辈子也不会喜欢一个傻子。既然你现在嫁进来了,要想继续衣食无忧,就安分守己一些。”

他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心烦,说罢拂袖离去。

新婚之夜,红烛燃尽陷入一片漆黑。

院里无人,一道高大的人影堂而皇之地闯进新房来。

他将沈娴抱住,噙着她的唇,辗转反侧间便把她压在了绣床上,动手撕扯她身上的嫁衣。

沈娴看不清他的脸,她很乖,很顺从。

唇齿溢出男人的低喘,沈娴痛得躬起了身子,眼角有泪凝结,皱着眉咽道:“如凉,好痛……”

男人动作一顿,随即对她所有的痛楚都置若罔闻。

清晨起身时,满床凌乱,只余下破败狼藉的沈娴一个人。

她再没见过秦如凉,秦如凉应是把她弃如敝履、转头即忘。

她这位将军夫人当得名不副实,秦如凉渐渐把府里的事务都交给柳眉妩来打理。

私底下,将军府的下人们见了柳眉妩也要尊称一声夫人。

柳眉妩,便是秦如凉的心上人。

天越来越冷,她学着亲手做了一件衣服,想送给秦如凉。

只是到了他的院子,推开门,看见的却是衣带轻解,媚眼如丝的柳眉妩,不由得脚步一滞。

柳眉妩斜倚在榻上,瞥了一眼她手中的衣裳,懒懒扣上衣领,“给将军的么?公主真是有心呢。”

“呸。”一旁的丫鬟啐了一口,“将军官居一品,有头有脸,怎会穿这不上台面的东西,傻子就是傻子,哪怕是公主,也只是个丢人货。”

“香扇。”柳眉妩轻唤了一声,“去把衣裳收下。”

那被唤作香扇的丫鬟上前想要接过衣裳,然而沈娴却死死地不放手,用力到指节都泛白了,香扇恼怒,更用力了去夺,可沈娴还是不撒手,她干脆狠狠一把将沈娴推开,这才夺过了衣裳,转头递给了柳眉妩。

“云锦?这可是宫里才用的好料子,看来公主对将军的确是用情至深啊……”

柳眉妩冷眼盯着沈娴,忽地眼眸一凛,干净利落地拿起一旁的剪子,将那衣袍直接剪了个稀巴烂,沈娴都来不及阻止,就看见柳眉妩走到她面前,示威一般将那碎布片扔在地上,一脸嫌恶,“不过将军只穿我做的衣,公主怕是白费心思了。”

沈娴愣了愣,怔怔盯着那堆碎布片,“这是阿娴做给如凉的……”

“谁允许你叫将军名字的?”柳眉妩抬手掐住沈娴的下颚,用力地扳起她的下巴,“一个前朝留下的疯疯癫癫的公主,还妄想得到将军垂怜,你要真喜欢将军,你就应该去死,西街不是有条河么,你凿开一个冰窟窿跳下去啊,或者菜市口那边有棵老树,你去那里上吊去啊,反正你只是个傻子,活着也讨人嫌!”

“阿娴不是傻子!”

沈娴突然力大无比,红着双眼,就朝柳眉妩扑了过去。

柳眉妩防备不及被她扑倒在地,发钗凌乱,两人滚作一团,而此时门外却响起了一声厉喝,紧接着一记巴掌声震耳欲聋。

啪!

沈娴被秦如凉一巴掌掴得天旋地转,屋里一下安静了,只余地上柳眉妩的抽噎声。

“沈娴,你除了傻,还疯是不是?”

秦如凉站在两人中间,将柳眉妩牢牢地护在身后。

一旁的香扇猛地哭喊道,“将军,公主简直欺人太甚,不仅剪了夫人要送给您的衣服,还说夫人是没名没分的贱货硬要将她赶出将军府……求您为夫人做主啊……”

沈娴抬头,眼神里都是错愕,“不是这样……”

啪!又是一记掌掴。

“够了!你还想狡辩什么?不知羞耻的傻子!”秦如凉的眼神如刀,几乎要将她凌迟,“你敢说眉妩没名没分?好,七日后我就娶她进门,与你平起平坐,你若再敢如此放肆,我就直接休了你!”

沈娴大骇,想要辩解,可是秦如凉没给她任何机会,就将她直接丢出了房间。

不大一会儿,房间内就响起了男女的旖旎之声。

沈娴愣在门口,大雪渐渐飘落,落在她的额上,肩上。

清晨秦如凉起身开门时,还以为看见了个雪人。

但他惊讶过后,就理也不理,直接抬腿从她身边而去。

沈娴面无血色,眼睁睁地看着秦如凉离去,声音带着苍凉,“如凉,你是不是觉得我傻就很好欺负?”

秦如凉脚步一顿,回眸不带感情地看着她。

“如凉,你是不是觉得我傻就不会疼?如凉,阿娴不傻……阿娴不傻……”

沈娴捂着胸口泪如雨下,难以抑制地干呕,眉头晶莹的冰霜闪动。

秦如凉却只是冷哼一声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等他的身影完全离开,面前的门才吱呀一声打开,沈娴下意识地抬起头,就撞上了柳眉妩冷漠的视线,“将军外出公干,大婚之前都不会回来,你是个傻子,我本不该为难你,但是一想到要跟你平起平坐,我就心中不爽,你说,是你自己走,还是我送你走?”

沈娴攥紧了拳头,执拗道,“我不走。”

“那我就送你一程。”柳眉妩冷漠的笑转瞬即逝,“香扇,划花了她的脸丢出去。回头将军问起,就说她是自己离家出走的。”

话音落下,她便转身扭着腰进了门,丫鬟香扇则表情狰狞地朝沈娴走来,不顾她的挣扎,扇了她好几巴掌,抽出尖细的钗子就往她脸上划,还鄙夷地吐了口唾沫,“傻子还长张这么好看的脸做什么?跟夫人平起平坐?你也配?”

尖锐的细钗噗嗤一声划破皮肉,登时鲜血淋漓。

“啊——”

一声声凄厉嘶哑的痛呼,划破了寂静的小院。

一道纤弱满脸是血的身影,被扔出了将军府的小门。

雪越下越大,又被鲜血染得通红。

一匹高头大马忽然停在她身边,男人翻身下马,将她横抱而起,脚步匆匆地往医馆而去,沈娴勉强睁开一道眼缝,想要看清楚男人的模样,却怎么都看不清楚,渐渐闭上双眼,失去了知觉……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天命为凰:女帝倾天下/天命为凰:女帝倾天下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千苒君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hengfudao.com/book/66373.html